<form id="jtrlx"></form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jtrlx"><nobr id="jtrlx"><nobr id="jtrlx"></nob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jtrl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1565087839929083570.png
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國內時政_web

          改水記

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0-08-23 21:36:09.0來源:新華社

            新華社北京8月20日電 題:改水記


            新華社記者謝良、胡璐、關俏俏、趙戈


            水是生命之源,是生活、生產和生態的命根子。


            新疆伽師人體會尤其深刻——這里位于我國最大沙漠塔克拉瑪干沙漠邊緣,年降水量只有幾十毫米且地震多發。千百年來,當地苦在水上、困于水中,貧病如影隨形。


            找水的步伐從未停止。在脫貧攻堅關鍵之年,伽師縣城鄉飲水安全工程近期通水。這個國家級深度貧困縣的47萬群眾,終于徹底告別喝澇壩水、苦咸水的歷史,喝上了“健康水”“幸福水”。


          (一)


            江巴孜鄉依帕克其村57號,大門上掛著“脫貧光榮”的牌子。


            敲門進去,80歲的維吾爾族老人伊米提·艾山正坐在家里的庭院,滿面笑容。桌上切開的伽師瓜,香氣彌散。


            喝過澇壩水、地下水,老漢覺得那水,真苦。這苦澀味道,早已浸入漫長的日子。


          48532fa1a6a54530991c0c1f6d433706

          ↑在新疆伽師縣江巴孜鄉依帕克其村57號,80歲的維吾爾族老人伊米提·艾山(左)在自家庭院中(6月8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趙戈 攝


            有數據顯示,1984年以前,新疆1100多萬農村人口中,有1054萬人需要人工解決飲水水源,其中248萬人生活在水質很差的高氟區。


            伽師縣長期干旱少雨,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老百姓還不得不喝著澇壩水。


            “過去,遇上地震,水是紅的、渾濁的。只能先沉淀,放太陽底下曬大半天,再煮了泡茶喝。”伊米提老漢說,“泡茶,就是為了去掉苦咸味。”


            他沒敢想過,住上安居房,喝上方便、健康的飲用水。他說,女兒女婿也沒想過呢!


            幾個人圍坐一起,不一會兒,女主人沏的茶端上來,茶香四溢。


          (二)


            伽師,維吾爾語稱“排孜阿瓦提”,意為美麗富饒的地方。千百年來,人們把這個美好的愿望聚焦在水上。


            縣上的干部說,伽師的瓜果全疆聞名,伽師的苦咸水也很有名。多少年了,找水的步伐從未停止。


            在中央的支持下,水利部、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曾開展過多次飲水工程改造。1994年,新疆大規模農牧區改水工程拉開序幕,伽師縣打井找水拓寬了水源,逐步解決居民到幾公里外提水、供水不穩定等問題。2005年,伽師鄉鎮基本通了自來水。看著經過處理的清潔自來水,群眾歡呼雀躍。


            告別了澇壩水,水干凈多了,卻還有不少問題。


            伽師縣志記載,伽師一帶地震多發,特殊的地形地貌及水文地質條件造成部分區域地下水硫酸鹽、氟化物等指標超標。水質極不穩定,費盡心力改了水,一遇地震就又變成了苦咸水。


          df876d431d6c41ee9ea6e57fb9a35058

          ↑在新疆喀什地區城鄉供水總水廠,工作人員檢查清水池工作情況(6月8日攝)。這些安全水將通過近112公里的主管道直達伽師縣,供應當地居民用水。新華社記者 趙戈 攝


            不僅是水質差,用水也時常不穩定。在英買里鄉阿亞克蘭干村村民克里木·薩依木家廚房,水龍頭下至今還習慣性放著一只大塑料桶,桶的邊緣明顯發黑,一看就是上了年頭。“以前打井抽取地下水,水壓低、水量也少,家里得有這么個大桶儲水。不光是停水時有水喝、有水用,接好水后也需要沉淀一陣。”這位60歲的老漢憨厚地笑著說。


            沒有好的水資源,發展產業也少了根基。


            “這兩年,村里發展庭院養殖和新梅產業,大家一股勁脫貧奔小康。但全新疆都知道伽師飲水是‘老大難’,外地人不愿意來伽師,適應不了水質鬧肚子。”英買里鄉阿亞克蘭干村駐村第一書記庫熱西·哈吾力說,再好的瓜果、風光,沒有好的水源支撐,百姓脫貧少了心氣;客人不來沒人氣,田園旅游如何能發展起來?


          (三)


            從農業局調任水利局,“疆二代”劉虎一直為水而忙碌。這兩年,他更忙了,臉上的笑容卻多了起來。


            解決農村貧困人口飲水安全問題,是脫貧攻堅的重要內容。為扎實解決貧困人口的飲水安全,2018年水利部提出了采取水源置換、凈化處理、易地搬遷等措施,分類解決氟超標改水問題。國家發改委、財政部等專門增加中央財政資金補助,支持貧困人口飲水安全。


            截至2019年底,僅剩新疆伽師、四川涼山州約2.5萬貧困人口飲水安全未能達標,其中伽師縣有1.53萬人,占六成多。


           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收官之年,也是脫貧攻堅決戰決勝之年。在這關鍵之年,飲水安全的“短板”不僅要補齊,也必須要補牢。


            最后攻堅!但越到最后往往越是“硬骨頭”,伽師改水過程遠比想象中艱難。一場圍繞水源、環保、資金、工期的攻堅戰展開。


            伽師降水少、蒸發量大,縣域內沒有水質達標的河流,去哪里找水呢?來自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在新疆水利廳掛職副廳長的魯小新說,工程經歷了很多次論證。在設計初期,曾考慮過地下水反滲透方式,在凈化飲用水的同時,可以節省超過三分之一的造價。但最終被否決:這樣會產生很多廢水,若干年后極可能再形成新的污染源。更重要的是,不斷抽取地下水對生態環境有影響,不是長遠之計。


          e5a8e6e4174a4fc6bd4ed954d36fa8b3

            ↑在新疆喀什地區城鄉供水總水廠,工作人員實時查看水廠工作情況(6月8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趙戈 攝


            那就跨城引水!最終決定跨越3個縣,從蓋孜河上游,引來上百公里外的慕士塔格峰冰川雪水作為穩定優質水源,光工程管線長度就近2000公里。


            這么大的工程,對伽師來說,難度可以想見。為了支持伽師縣改水,水利部會同國家發展改革委安排專項資金5億元,地方政府使用地方政府債券、整合扶貧資金,最終工程資金按時籌齊、到位。


            動工開挖,穿越三縣,冬小麥正長一寸長,綠油油惹人喜愛。運用過河穿管等技術,減少開挖量和時間,盡量減少農民損失。


            工期緊張怎么辦?“工期比同等規模的工程縮短將近一半,但這是任務更是使命——早一日完工,伽師群眾就能早一日喝上放心水,就能離打贏脫貧攻堅戰更近一步。”伽師縣城鄉飲水安全工程代建部項目負責人陳卓說。他去年4月就與同事們奮戰在工地上,從早到晚迎著西北的風沙和日曬,“電話都很少顧得上給家里打”。離開湖北老家的時候,小兒子出生還未滿月。


            為了確保工程順利推進,水利部有關負責人多次現場督導,與地方政府一起解決諸多實際困難。疫情初期,參建單位、施工材料難以進場。3月工程全面復工后,各方及時組織施工人員參與建設,調配專業技術人員長駐施工現場,加班加點。


            最終,工期比原計劃還提前了1個月。


            劉虎說,幾代人的飲用安全水的夙愿,在我們這一代實現了。“你知道,我們多驕傲!”


          (四)


            今年的5月26日,通水!大家奔走相告!


            “現在早晨起來刷牙,口腔里都是甜的、幸福的味道。如今這日子,是我出生以來從未想過的最安穩、幸福生活。”伊米提老漢由衷地說,黨中央是下大力氣幫百姓解決困難。


            “你們下次再來,就可以吃上我種的葡萄了。”老漢指著庭院屋檐旁剛搭建不久的葡萄架。那里,綠色的枝蔓在光影斑駁里悄悄伸展。


            而在縣城公園內,人們徜徉其間。一對新人正在舉辦婚禮,笑聲陣陣。一個七八歲模樣的小學生,手里拿著小水壺,活潑地跑來跑去。


            “來,合影了!”他拎著小水壺跑過去,站在穿著民族服裝、西服的叔叔阿姨旁邊,立直微笑,校服胸前的五星紅旗圖案格外顯眼。


          (五)


            改水期間,庫熱西·哈吾力好一陣子忙。他幫著各戶改管道、配全出水口。


            “再忙也高興!這回是真正的健康水!”他激動地說,改水后,村民一些傳統的生活方式悄然改變,像儲水的習慣,做飯次數也變多了。特別是發展產業,“大家想法更開闊了”。


            庫熱西·哈吾力說,水好了,來的人多了,村民們更有干勁,發展產業的信心也更足了。“我和村民們要一起繼續開發新梅、杏李產業,拓展農家樂、田園旅游,歡迎更多的人來我們這里做客。”


            “新的美好生活,已經來了!”他開心地笑了起來。


          (六)


            新疆貧困人口飲水安全問題已全面解決。


            不久前,新疆還宣布,“兩不愁三保障”突出問題基本解決。


          編輯:王丹

          无码超级大爆乳在线播放